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访问英国、印度、新加坡和澳大利亚

华盛顿消息,继联合国大会之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前往英国、印度、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宣传美国工人和企业的利益,并加强美国与这些国家的牢固关系。

罗斯部长表示:“在世界各地,美国政府正在与数十个国家建立更好的商业伙伴关系。我们的努力为美国企业和工人带来了无数新的机会,进一步推动了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

罗斯部长在访问英国期间,参加了与英美企业就英国退欧和未来机遇举行的圆桌会议,参加了与美国卫星和航空航天公司进行的以太空为重点的讨论,并专门花时间与媒体讨论美英两国伙伴关系的重要性。罗斯部长还出席了由美国驻英大使约翰逊主持的与美国金融和法律机构讨论美英关系未来的活动。

罗斯部长在访问印度期间,在新德里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会见了印度工商和铁路部长古亚尔,强调了美国的积极趋势印度的贸易关系。罗斯部长与印度财政部长尼马拉·西塔拉曼和部长戈亚尔举行双边会谈,以推进美国的商业利益。随后,罗斯部长在班加罗尔会见了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主席希芒约,以进一步了解美国和印度空间实体的潜在合作。

在新加坡访问期间,罗斯部长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贸工部部长陈振声共同讨论了美中关系、美国与新加坡的关系和美国私营企业的商业环境。罗斯部长还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美国商会会议,听取他们对贸易伙伴关系未来的看法。

罗斯部长抵达澳大利亚后,与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资源和北澳大利亚部长马特·卡纳万举行了会谈,讨论了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商业合作。罗斯部长还参加了由澳大利亚空间工业协会与澳大利亚首都特区政府合作举办的活动,并在澳大利亚美国商会发表了讲话。此外,罗斯部长向澳大利亚战争纪念碑敬献了花圈。

美国公布2018年国别和产业直接投资数据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A)7月24日公布了2018年国别和产业直接投资统计数据。根据其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底至2018年底的美国对海外的直接投资首次下降,从2017年底至2018年底的来自外商对美国的直接投资增加。

美国对外直接投资(FDI)从2017年底的6.01万亿美元降至2018年底的5.95万亿美元,降幅为623亿美元。减少的原因是,美国跨国公司将之前积累的收益从海外子公司汇回国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的回应。这一减少反映出拉丁美洲和其他西半球,主要是对百慕大地区的投资减少了758亿美元。按行业分类,美国制造商拥有的控股公司子公司占了下降的大部分。

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从2017年底的4.03万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底的3191亿美元,达到4.34万亿美元。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来自欧洲的直接投资增加了2 261亿美元,主要是来自荷兰和爱尔兰。按行业划分,制造业、零售业和房地产业的子公司所占比重最大。

2018年直接投资统计数据的其他亮点:

美国海外直接投资自1982年以来首次下降,因美国跨国公司汇回7765亿美元。按国别计算,将近一半的汇回美国的资金来自百慕大地区和荷兰。按行业分类,美国化学制造、计算机和电子产品制造领域的跨国公司汇回的资金最多。

在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美国制造业,占比40.8%

美国就业数据显示经济蓬勃发展

美国白宫发布的关于经济和就业的简报称,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7月5日发布的6月份就业情况报告显示,美国经济继续繁荣。该报告显示,6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2.4万人,远超市场预期(16.2万人)。7月份是有记录以来经济增长时间最长的一个月,美国经济继续创造如此巨大的月度就业增长,证明了政府经济政策的力度。

包括4月和5月的修正数据,美国过去一年的平均就业增长速度为每月19.2万个。自特朗普就职总统以来,美国经济总共增加了600多万个就业岗位。6月份的就业报告也反映了就业增长的反弹,表明5月份修正后的结果(+72K)不是趋势(见上图)。

美国教育和卫生服务行业6月份新增就业岗位6.1万个,增幅最大。制造业就业岗位也有所增加,上个月增加了1.7万个。自特朗普总统就职以来,制造业增加了50多万个就业岗位。

6月份的报告显示,强劲的就业增长伴随着持续强劲的工资增长。过去12个月,名义平均小时工资上涨3.1%,连续第11个月同比上涨3%或以上。2018年之前,名义平均小时工资涨幅自2009年4月以来从未达到3%。

有证据表明,考虑到通货膨胀,实际工资也在增长。根据5月份最新的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数据,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率为1.5%,而根据5月份最新的消费价格指数(CPI-U)物价数据,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率为1.8%。(6月份的通胀数据还没有公布。)

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的另一项家庭调查显示,6月份的失业率升至3.7%,这是连续第16个月低于或低于4%。亚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下降到2.1%,是至少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非洲裔美国人失业率小幅下降0.2个百分点,至6.0%,略高于2018年5月5.9%的连续低点(统计始于1972年)。

劳动力参与率也有好消息,其中包括正在工作的人和正在寻找工作的人,这一比例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至62.9%,比2016年11月总统当选时高出0.2个百分点。成年劳动力参与率(25-54岁)较2016年11月特朗普就职总统时提高0.1个百分点,至82.2% – 0.8个百分点,基本避免了人口老龄化的影响。

该份报告表示,尽管过去一年失业率持续走低,但一些工人可能仍在观望,经济学家将这种情况称为“劳动力闲置”。“由于劳动力市场仍然疲软,就业机会可以继续增加,随着工人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经济可以继续增长。2019年第二季度,73.7%的就业人口来自劳动力,而非失业人口。

6月份的就业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失业率持续走低,就业增长呈现历史性趋势,工资水平不断上涨。

美国3月份新增19.6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劳工部于4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今年3月新增就业岗位19.6万个,符合市场预期,也比今年2月增加3.3万个就业岗位有所反弹。

美国就业市场3月恢复正常,许多行业就业和薪资增长强劲,缓解了2月就业状况恶化后对经济健康状况的担忧。失业率维持在3.8%,经济学家们援引强劲的就业数据来预测,美国几乎不存在迫在眉睫的衰退风险。2月份的短暂的就业放缓可能是由两个暂时性因素造成的:雇主在冬季不招聘新的员工,以及政府停摆动摇了企业主和投资者的信心。

大多数经济学家预测,随着减税和政府额外支出的效果消退,今年的经济增速将放缓至好的水平,但不会很快。他们预计,随着企业认为扩张的必要性降低,招聘步伐将放缓。

医疗保健、餐馆和电脑等专业服务行业的就业增长强劲。但近几周蓝领就业人数下降,制造业裁员6千人,部分原因是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的一家大型汽车厂关闭。在经历了数月的强劲增长后,建筑业就业增速也有所放缓。专家们正在观察,这是暂时的放松,还是某些经济领域更深层次放缓的开始。

企业通常在希望迅速扩大员工规模时雇佣临时工,但当企业试图削减成本时,这些临时工往往也是最先离开的。自去年夏天以来,美国的职位空缺比失业工人还多,这促使企业提高工资,提供签约奖金和更多的培训项目,以招聘和培训员工。

美国劳工部表示,过去一年工资增长3.2%,略低于2月份的增幅。2月份的工资增幅为10年来最高,远高于1.5%的通胀率。近几个月来,低收入工人的工资涨幅最大,因为雇主们表示,他们很难找到足够多的人来填补职位空缺,而且许多州已经制定了最低工资标准。

专家说,只要就业保持强劲,工资继续上涨,经济就有可能继续增长,因为人们通常会在不担心失业的时候增加支出。和许多经济学家一样,安德森预计今年的就业增长将比2018年慢,但工资应该会继续上涨。

本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降至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许多公司正在招聘一些他们以前可能没有考虑过的人来应聘,包括有重罪记录的人、残疾人和没有完成大学学业的美国人。

美国商务部拨款二千万美元用于渔业灾害资金

美国商务部27日发布公告,将拨款2千万美元帮助部落、社区、渔民和受到损失影响的渔业企业。2013年至2017年,乔治亚州、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渔业行业受到损失。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商务部和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随时准备支持社区重建和从渔业灾难中恢复过来。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帮助美国渔民行业维持生存。

渔业对沿海经济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渔民、鱼类加工业和其他相关海事行业提供就业机会。但是,渔业也可能受到自然灾害事件和渔业管理人员无法控制的其他情况的影响,可能在渔业内部造成突然和意外的损失,对依赖这些事件的人造成严重的经济影响。

2018年,罗斯部长宣布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三文鱼和沙丁鱼渔场发生灾害。今天的声明为这些渔业灾害拨出了资金,此外还有2013年的两起未获资助的乔治亚白虾和华盛顿部落和非部落的弗雷泽河红鲑渔业灾害,国会通过《2018年综合拨款法案》拨付了这些资金。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国家海洋渔业局(NMFS)在为符合条件的渔业灾害拨款时,将其商业性的收入损失作为共同因素。一般来说,其渔业收入损失是所有灾害中用来确定是否发生渔业损失的一个常见的、现成的指标。此外,政府部门还考虑了不能单独在商业收入损失数据中说明的因素,例如生活用水。

拨款救灾援助的资金可用于帮助渔民、休闲渔民、包租企业、岸线基础设施和生活用水户,改善渔业生态环境。可以考虑资助的活动包括基础设施项目、生境恢复、国有船只和捕鱼许可证回购、就业再培训和其他活动。

美国农业部投资农村水利基础设施

3月26日,美国农村发展部长代理助理乔尔·巴克斯利宣布,美国农业部将投资1.16亿美元,帮助23个州的17.1万名美国农村居民重建和改善农村水利基础设施。

巴克斯利说:帮助农村社区建设现代化的水和废水基础设施将增加经济机会,改善农村居民的生活质量。美国农业部今天宣布的投资是美国农村社区健康、安全和经济发展的基础。

美国农业部正在与当地伙伴合作,为49个水和环境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资金是通过水和废物处理贷款和赠款项目提供的。它可以用于1万或更少人口的农村社区的饮用水、雨水排水和废物处理系统。

符合条件的社区和水源地可以通过互动研发申请工具在线申请,也可以通过美国农业部农村发展部门的州或外地办事处申请。

以下是美国农业部正在进行的一些投资实例:

  • 在阿肯色州,莱克城将利用一笔230万美元的贷款,使为2000多名居民服务的废水处理和收集系统现代化。该项目将提高系统的容量和可靠性。
  • 印第安纳州伦斯勒将获得340万美元的贷款和170万美元的赠款,用于将该市三个未使用的地区连接到下水道系统,并更换主要的电梯站。将被连接的家庭目前由单独的化粪池系统提供服务。该项目将惠及近6000名居民。
  • 爱达荷州富兰克林市正在接受90万美元的贷款和52.2万美元的赠款,以增加富兰克林供水系统的可用供水。城市的蓄水池和弹簧箱将被修复,连接弹簧和水系统的大约两英里长的管道将被替换。该项目还将增加两个备用井。它将为全市600多名居民和企业提供可靠的水量和水质。

美国农业部正在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乔治亚州、爱荷华州、爱达荷州、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肯塔基州、缅因州、密歇根州、密西西比州、北卡罗来纳州、内布拉斯加州、新墨西哥州、俄亥俄州、俄克拉荷马州、宾夕法尼亚州、南达科他州、德克萨斯州、犹他州和华盛顿州的农村社区进行投资。

2017年4月,特朗普总统成立了农业和农村繁荣跨部门工作组,以确定可以促进农业和农村社区繁荣的立法、监管和政策变化。2018年1月,国务卿蓬佩奥向特朗普总统提交了工作组的调查结果。这些发现包括31项建议,旨在使联邦政府与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保持一致,利用美国农村地区存在的机会。增加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资是工作队的一项重要建议。

美国二月份财政赤字达2340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22日在其月度报告中说,2月份的财政赤字创历史新高,达到2340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了2012年2月创下的2320亿美元的赤字纪录。从前五个月的10月1日起至今,赤字总额为5442亿美元,高于上一财年的3910亿美元。

在上周提交给国会的新预算中,联邦政府预计今年的赤字总额将达到1.09万亿美元,未来四年将保持在1万亿美元以上。

联邦政府2019年的预测将比去年7790亿美元的赤字增加40%。根据预测,今年的赤字将是自2012年政府有1.1万亿美元赤字以来最大的不平衡。这是特朗普政府为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帮助美国走出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而增加开支期间,美国连续第四年出现万亿美元的赤字。从10月到2月,收入同比下降0.6%。支出同比增长8.6%。

批评政府经济政策的人士将赤字扩大归咎于特朗普在2017年12月推动国会通过的为个人和企业减税1.5万亿美元的计划。他们还指出,国会去年批准了数十亿美元用于军事和国内项目的开支增加。

在本预算年度,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的扣缴额下降了1%。公司税下降了23%。作为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部分,美国已经提高了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税,在本财年的前五个月,关税上涨91%,达到300亿美元。

白宫经济报告:美国经济连续成长

3月19日,白宫发布特朗普总统2019年经济报告摘要。

报告数据显示,美国经济连续第二年超过预期,大幅脱离近期趋势。2017年6月,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2.0%,失业率将下降0.1个百分点,至4.2%,平均每月新增就业10.7万个。实际上,GDP在2018年的前三个季度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3.2%,超过政府的第四季度预测。失业率下降了0.4%,接近50年来的最低点3.7%,就业增长平均每月22.3万个工作岗位。2009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四季度,劳动生产率平均仅增长1.0%,2018年增长了一倍,至2.0%。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非金融企业资本支出按复合年率增长13.9%。

报告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的强劲经济表现,与总统《2018年经济报告》的结论相一致,自2016年大选以来的两年里,投资、制造业就业、工人薪酬和新创业企业都出现了大幅增长。

报告还指出,减税正在发挥作用:《减税与就业法案》刺激了更多的商业投资。2017年底至2018年第四季度,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2300美元。

报告指出,由于减税,商业投资和生产率都在上升。资本支出较2017年增长3000亿美元。非金融企业非住宅固定资产投资增长9.2%。商业部门的生产率年增长率为1.9%,几乎是减税前扩张速度的两倍。

美国财政部公布1月份国际资本数据

美国财政部3月15日发布了2019年1月国际资本流动数据(TIC)。下一份2019年2月报告计划于2019年4月15日发布。

今年1月,外国对美国长期证券、短期证券和银行流动的净收购总额为1437亿美元。其中,外国私人资本净流出1236亿美元,外国官方资本净流出200亿美元。

外国居民1月份减持了美国长期证券;净销售额为196亿美元。外国私人投资者的净销售额为64亿美元,而外国官方机构的净销售额为131亿美元。

美国居民减持了外国长期证券,净卖出123亿美元。

考虑到外国和美国证券的交易,长期证券的海外净销售额为72亿美元。在计入调整因素后,例如未记录的美国资产支持证券向外国人支付的本金估计,1月份美国长期证券的海外净销售总额估计为197亿美元。

外国居民减持美国国债125亿美元。外国居民持有的所有以美元计价的美国短期证券和其他托管债务减少了122亿美元。

银行对外国居民以美元计价的净负债减少了1117亿美元。

关于国际资本流动数据(TIC)

长期证券持有量的月度数据,以及美国国债主要外国持有者的月度数据,反映了主要根据托管数据收集的美国证券的外国持有量。这些数据为了解外国持有美国证券的情况提供了一个窗口,但它们不能完全准确地说明持有美国证券的原因。例如,如果外国居民购买的美国国债在第三国的托管帐户中持有,该国债的真实所有权将不会反映在数据中。托管数据也不会恰当地说明由代表其他国家居民投资的外国私人投资组合经理管理的美国国债。此外,外国可能持有TIC数据中没有包括的美元和其他美国资产。由于这些原因,很难从TIC数据中得出有关单个国家外国持有美国金融资产变化的准确结论。

美国去年第四季度生产率增长1.9%

美国劳工部3月7日公布,去年10月至12月的经济数据略好于第三季度1.8%的增幅。全年生产率增长1.3%,略高于2017年1.1%的增幅。这是自2010年生产率激增3.4%以来的最好表现。

美国第四季度生产率增长1.9%,比第三季度略有改善。劳动力成本上涨2%,这是自2018年初以来的最大涨幅。

生产力是每小时工作的产量。2010年的强劲表现紧随2009年3.5%的增长。在当前近10年的经济复苏中,这两年的强劲表现是一个例外。整体生产率一直非常疲弱,经济学家认为推动生产率增长是美国经济面临的关键挑战。

自2007年以来,生产率年均仅增长1.3%,不及2000年至2007年2.7%增幅的一半,也低于1947年以来2.1%的年均增幅。

经济学家将2007年至2009年深度衰退前的强劲增长归因于工作场所对科技的日益使用。但他们在试图解释为什么自经济衰退以来生产率下降了这么多方面却遇到了困难。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生产率没有显著提高,美国将无法实现其推动整体经济增长、使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3%的持续年增长的目标。GDP增长由两个主要因素决定:劳动力增长和生产率增长。

劳动力成本在第三季度上涨1.6%之后,第四季度又上涨了2%。劳动力成本同比上涨1.4%,低于2017年2.2%的增幅。

美国上周公布的报告称,第四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6%,较前两个季度放缓。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9%,是2015年以来最好的表现。不过,分析人士预计,随着2017年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提振作用开始减弱,经济增速将放缓至略高于2%。

美国劳工部3月7日在另一份报告中说,上周申请失业救济的美国人减少到22万3千人,比前一周减少了3千人。长期以来,失业救济申请一直处于超低水平,凸显出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强劲。政府周五将发布二月份的失业报告。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失业率将从1月份的4%小幅回落至3.9%。